Venusbed

“親子話題”

【MyTolek 親子話題】台灣的父母會教小孩說「這是車子、筷子」,卻不教孩子說「心裡的感覺」

撰文者王麗芳  

 


這幾年,我常常遇到一些孩子,有些孩子小學高年級了受傷要包紮,卻連自己怎麼受傷的?過程是如何?

痛是哪樣的痛,是傷口的痛?還是骨頭動的痛?都說不出個所以然,我常想,這些孩子怎麼連自己的感受都說不清楚呢?

有些老師也說,其實,即使發現孩子有狀況,進入了輔導系統,孩子連自己的感受都說不清楚,想法更沒有辦法說了,

沒有辦法把感受跟想法說出來的孩子,腦中的複雜思維就沒有辦法有個整理系統,孩子語言的能力完全沒有好好的被建構,

連要協助都很困難。

我記得曾經有一個媽媽帶著4歲的小男孩來找我,這個孩子明明很聰明,可惜媽媽因為怕干預孩子的想法,

所以很少跟他對話。孩子常常騎著車去衝撞別人,也常常動手,不會說「借過」的時候動手、不會借東西的時候動手、

不會說自己委屈的時候動手......,那時候的我告訴母親:「協助這個孩子發展他的語言結構,要陪著孩子玩,

在哪個時候該說借過?在哪個時候怎麼跟他借玩具?孩子學著用語言說自己的想法與感受,而不用動手。」

孩子的母親不以為然地說:「幹嘛教,長大就會好!」

我笑笑的不說話,心中想,隨著孩子一天天的長大,孩子面對世界的狀況、心情、感覺越來越複雜,

那時候的孩子面對百般感受怎麼說也說不出來了,如果真的孩子長大就會好,這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多人

連自己的心情與感受都看不清楚,也說不明白?

最近,兩歲多的兒子慢慢的在發展語彙,從他小時候跌倒時,我抱著大哭的他慢慢地說:「痛!很痛,這是痛。」

摸著他的眼淚說:「哭哭,眼淚,眼淚!」不小心跌倒在床上不痛的時候說:「跌倒了,跌倒了。」

然後慢慢的變成「跌倒了,腳很痛,哭哭。」

台灣的父母會教「認知的語言」,這是車子、這是筷子、這是桌子,卻很少教「情緒語言」、「感覺語言」跟「邏輯語言」,

這種感覺是生氣、這種感覺是難過、這種感覺是軟軟的,當這幾種語言結構整合的時候才能夠完整地說出:

「桌子很硬,他在玩的時後不小心推到我,我往後倒,撞到很痛,結果旁邊的人還大笑,我更覺得又氣又被羞辱。」這樣的語言。

父母在學齡前建立孩子這樣的語言結構很重要,我不需要透過女兒小學二年級的老師了解孩子在學校的狀況,

因為孩子每天回家會迫不及待的跟我說在學校的點點滴滴,她會講班上每個同學的喜好、個人特質、哪些觀念很奇怪、

也會把班上的所有事情前因後果講述的很清楚,她會講她的心情,會說出她判斷一件事情的思考脈絡,完整而清楚。

而這些,不是因為女兒本來就很會講話,而是我在孩子成長過程中一點一滴慢慢的協助她說自己的感受,用盡很多技巧

慢慢的讓她的想法感受與她的語言合而為一,每天將我跟她遇到的事情在餐桌上詳細敘述給孩子的父親聽,

慢慢的孩子也學著我詳細敘述一件事情。

對我來說,讓孩子認識情緒最好的時間,就是情緒產生的當下!在她嫉妒的時候說:「這是嫉妒的感覺,這就是嫉妒的感覺。」

讓她的感受跟語言結合,下次她遇到同樣的「感覺」才能說出:「媽媽我好嫉妒。」

當孩子學不會說出自己的想法與感受,即使人生遇到很大的困難,給再好的心理諮商師,孩子因為自己也說不清楚

自己的感覺跟想法,也沒有辦法得到真正完整的協助,而孩子一出狀況,父母也完全無法理解孩子哪時候變了?

那些所謂內向、安靜、不多話的宅男或犯罪者,他們是天生不說,還是從來沒有學會怎麼看懂自己的感受,

學會講自己的感受,說出自己的想法?因為身心語言沒有被完整的建構,只好任由所有的情緒壓在心中,

等待一天爆發,即使再好的心理師也很難協助一個連自己什麼感覺心情都不會說的人,即使心靈扭曲了也無法幫他的忙。

現在的我,除了持續的協助身邊的孩子將生活的感覺、想法、過程變成一種語彙的表達,還會跟孩子對談轉念,

用不同的角度看,最重要的是,我會說出我自己身心的感受。

再怎麼苦,說得出來,就好了!

 

 

資料來源:http://goo.gl/49cFQo